“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印经济合作的现状与前景
发布时间:2018-06-06 作者:任治俊 周任 来源:《一带一路报道》 阅读次数:188 【字体:

摘要: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亚非拉国家和欧盟主要国家广泛响应并积极参与。印度是中国对全球主要经济体投资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但印度对“一带一路”的态度一直比较消极。本文通过对“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框架理念与实践成果的梳理,结合印度对“一带一路”的认知和一些非经济因素的分析,提出推动中印经济合作的建议。

关键词:一带一路,中国,印度,经济合作

一、中国与印度经济合作情况

()直接投资和双边贸易

印度目前是中国对外投资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2016年,中国对印度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10.63亿美元,是2015年的6倍多,同比增加643.4%。截至201612月底,中国对印度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存量为48.33亿美元;而在2014年前,中国对印度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存量仅为24亿美元左右。目前,中国对印度投资主要集中在电力、钢铁、能源等制造业和基础设施领域。

印度对中国的投资方面,由于印度的经济发展水平低、可以用于对外投资的资金少、有能力从事对外投资的国际化公司综合实力差等原因,印度对中国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相对中国对印度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明显偏低。2016年,印度对中国投资项目总数为197个,同比增加40.7%2016年,印度对中国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总额为5181万美元,同比减少35.9%;截至201612月底,印度对中国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项目数1289个,累计投资金额6.96亿美元。

在中印双边贸易方面,2016年,中国对印度进出口贸易总额701.5亿美元,同比减少2%,其中对印度出口总额583.9亿美元,同比增加0.3%,进口总额117.6亿美元,同比下降12.1%;贸易顺差金额为466.3亿美元,2015年同期为448.4亿美元。2016年外贸数据显示,印度为中国第七大出口市场。

()工程建设和外派劳务情况

中国在印度工程承包新签订合同总额有所增加。2016年,中国在印度工程承包新签合同总额为22.37亿美元,同比增加23.5%2016年,中国在印度工程承包完成营业总额为18.24亿美元,同比减少31.8%。截至201612月底,中国在印度工程承包累计合同总金额为680.15亿美元,累计完成营业总额为458.35亿美元。

中国对印度外派劳务情况显著下降。在承包工程项目下,2016年,中国对印度派出人数为706人,同比下降23.8%,在印度人数总计1289人,同比减少13.5%;在劳务合作项下,2016年,中国对印度派出人数为7人,同比下降95.7%,年末在印度人数总计139人,同比减少6.7%

()中国与印度经济合作情况

2016年全年,中国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总额为1701亿美元。其中,对印度非金融类直接投资为10.63亿美元。中国2016年对印度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占中国2016年全年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总额的0.625%。从所占比例上看,中国2016年对印度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在总额中比例小;相对于中国和印度每年约700亿美元的贸易总额而言,双方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度极低。结合中国对印度外派劳务人员数据,说明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关系主要是双边贸易,深度的经济交流合作较少。

从中国对外投资的投向上分析,中国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分两大类:一类主要集中在亚洲地区、欧洲和北美,投资方式主要是跨国并购,主要目的是通过跨国并购深度参与国际产业链整合,获得资源、技术、品牌和商业渠道,另一类主要是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企业在海外投资建厂,以获得原材料和劳动力。印度符合跨国并购条件的标的公司少,中国公司无法通过在印度的投资获得相应的资源、技术、品牌和商业渠道,对深度参与国际竞争价值不大,因此中国对印度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少。这说明,中国和印度在经济发展水平和层次上缺乏交错面。换句话说,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超过印度的幅度较大,印度缺少对中国公司有吸引力的投资项目,印度购买中国“制造”商品和劳务的能力也有限,所以印度不是中国的主要经济合作对象。

二、印度对“一带一路”的态度

印度国内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总的来看有疑虑,也有期待。疑虑主要来自担心印度在地缘政治格局中处于被动地位,在面临中国经济和军事方面的双重优势,尤其“一带一路”的加快发展使其在地缘政治博弈中处于不利地位。

其实早在2014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和印度进行国事访问时,马尔代夫和斯里兰卡均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提出愿意抓住机会并支持和参与。印度总理莫迪也表示认同将印度经济发展战略和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对接,将中国的优势和印度发展的需求紧密结合,并承诺将积极研究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印双方确立了今后加快建立面向发展的伙伴关系大方向,达成了一系列重要战略共识和具体合作项目。中印双方提出,今后5-10年,中印关系将进入加快建设新型大国关系的新阶段。印度前外交官穆库尔·圣瓦尔呼吁道: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反映了当今世界的潮流,印度应该从长远的角度考虑问题,积极支持与配合。针对印度的认知和反应,我们应对印度的合作持有坚定信心,明确提出“丝路文化交流”方案以对接印度的“季风计划”,深化双方经济合作和力求在制造业投资、基础设施和能源等领域取得新进展,加强双方知识界和媒体交流,避免误解和误判。

三、“一带一路”框架下推动中印经济合作的建议

()中印经济合作前景与策略

中国和印度由于地理位置和历史原因,政治关系较为特殊,既是重要合作伙伴关系,又有一些对立和矛盾冲突。在世界经济加快融合发展的大趋势下,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合作关系将越来越密切。随着经济合作不断加深,将推动双边关系不断改善。但是,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无论从总量上还是从质量上,都远远超过印度;中国有完善的工业体系,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拥有独立完善的尖端科技实力,是和美国、欧洲同级别的全球经济核心之一,中印经济合作将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自然发展。在宏观上讲,从印度的经济发展水平,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和作用,以及印度政府对外投资政策和外交政策等多方面考虑,加快推动与印度建立形成深入的经济联系还有局限。在微观上讲,印度大部分地区位于热带,属热带季风性气候,除个别旅游城市具备舒适生活条件外,整体城市基础设施和生活设施建设特别是卫生环境较为落后,对国内公司在对印经济合作项目选择和人员安排上有较大影响。

2016年,中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未来几年内,中国将成为主要资本输出国之一。随着中国对外投资不断增长,对印度的投资也会相应增长,更加充分、合理、有效发挥中国对印度经济发展的支持,使中印双方双赢,是下一步加强中印经济合作的重要路径。

()推动中印经济合作的建议

1. 加快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印合作的重要通道,但目前印度态度并不积极。中巴经济走廊是共建“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中巴两国政府高度重视,成效显著。可以比照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成功经验,采取措施,加大投资和项目开发,推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

孟中印缅四国国际陆地交通运输便利化程度不够,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覆盖地区大部分是欠发达地区,基础建设除了云南外,还需要极大提高。目前,四国存在道路、桥梁施工标准不一,有缺失路段和边界管理设施落后等问题。主要存在公路路况等级低,铁路轨距标准不一,缺失路段较多,仓储和转运设施落后的问题。印度、缅甸和孟加拉国财力有限,难以投入巨资修建和改善各自国家境内的交通基础设施。中国云南省有着对东盟贸易的区域优势,但从贸易量观察,云南省仅占全国对东盟贸易总额的2%。云南省将推动昆明-瑞丽经济走廊建设成为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先行区,利用云南的地理优势,使昆明成为联接长江经济带和孟中印缅经济带的枢纽。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建设过程中,应该加强经济走廊沿线的产业园区建设,加强金融支持,依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贷款改善基础设施。

2. 加深双边贸易密切度

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已经建立了紧密的经贸联系,有力地促进了各国经济和产业发展。在全球贸易持续低迷的背景下,2016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货物贸易总额达9478亿美元,占同期中国货物进出口总额的25.7%。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服务进出口总额达1222亿美元,占同期中国服务进出口总额的15.2%,比2015年提高3.4个百分点。应充分利用中印在产业转型升级、内需持续增长和消费需求升级的多重驱动下产生的合作机遇,和“一带一路”带来的广阔贸易机会,加深双边贸易密切度。

2016年中国贸易总额达到3.66万亿美元,出口额和进口额出现了不同幅度下降,贸易顺差达到了6110亿美元。中印贸易额则为711.8亿美元,印度是中国第七大商品出口国和第27大商品进口国。在印度出口至中国的商品种类中,排名靠前的主要为钻石、棉线、铁矿石、铜和有机化学品;印度则是中国最大的肥料和抗生素出口国。同时,中国已取代美国和阿联酋,成为印度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中印之间贸易互补性强、产业发展处在不同阶段、有合作前景。比如,印度提出的智慧城市计划正在有条不紊地实施,从而对于市政工程(如水务、城市垃圾回收发电等)的投资有较大需求。印度最近对房地产领域进行了较大的政策松动,从而对于许多中国的房地产以及产业新城开发商是一个利好消息,其行业的特殊性也可以带动很多上下游行业的发展。中国制造业企业也应从成本和市场角度以及全球战略布局着眼而投资印度。

3. 加强文化交流合作

共建“一带一路”离不开各国人民的支持和参与,同时,“一带一路”建设也为民众友好交往和文化交流活动带来了便利和机遇。中国和印度可以通过加强文化交流合作,加深共识,消除矛盾。中国政府支持开展多层次、多领域的文化交流合作,推动文明互学互鉴和文化融合创新,努力构建不同文明相互理解、各国民众相知相亲的和平发展格局。在教育文化合作方面,中国每年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一万个政府奖学金名额,实施《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截至2016年底,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30个中国文化中心,新建了一批孔子学院。在科技合作方面,中国政府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了46项政府间科技合作协定,涵盖农业、生命科学、信息技术、生态环保、新能源、航天、科技政策与创新管理等领域。2016年,通过“杰出青年科学家来华工作计划”资助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缅甸、蒙古、泰国、斯里兰卡、尼泊尔、埃及、叙利亚等国100多名科研人员在华开展科研工作。

4. 孕育长期合作共识

截至2016年底,中国已同哈萨克斯坦、埃塞俄比亚等27个国家签订了国际产能合作文件,与东盟10国发表《中国-东盟产能合作联合声明》,与湄公河5国发表《澜沧江-湄公河国家产能合作联合声明》,开展了规划、政策、信息、项目等多种形式的对接合作。相较之下,中印双方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形成的合作共识还不足。相信随着经济合作的不断加深,双边贸易的不断密切,项目投资的不断增加,中印双方将加强互信,减少疑虑,加强“一带一路”框架下务实合作潜力巨大、前景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