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港发展现状及对策建议
发布时间:2017-09-11 作者:上海海事大学交通运输学院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 魏路闿 来源: 阅读次数:86 【字体:

摘要:目前,世界经济仍处于深度调整期,港口作为国际贸易的派生需求,随地区经济复苏进程不同,呈现出区域分化格局。自2009年武汉新港启动建设以来,其吞吐量规模、硬件设施建设不断取得突破,“十三五”时期,武汉新港设定了基本建成长江中游航运中心的新目标。但在港口行业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武汉新港的建设仍存在弊端,本文回顾武汉新港近年来的发展现状,分析存在的问题及挑战,提出相关对策建议。

关键词:吞吐规模,航运中心,港口建设,对策建议

武汉新港在武汉城市圈范围内,由武汉、黄石、黄冈、鄂州、咸宁五市沿长江、汉江多个港口群、城镇群组成,“十二五”时期,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和供需矛盾突出的航运环境,武汉新港不断探索新港模式,加快新港速度,提升新港效益,扩大新港影响,较好地完成了“十二五”规划的各项目标和任务,有效引领了长江中游航运发展,实现了“十三五”时期建设的良好开局。但在取得成绩的同时,武汉新港仍存在一些不足,认清自身的发展现状及存在的问题,也有利于武汉新港在长江中游航运中心建设中取得更大的成就。

一、武汉新港建设现状

1.吞吐量规模增长迅速

在衡量港口实力的众多指标中,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是最直观也是最核心的指标。自武汉新港组建以来,其货物吞吐量呈现良好的增长态势,2010年货物吞吐量突破一亿吨,成为长江中上游地区首个“亿吨大港”,且在近几年来,其吞吐量增速居高不下,即使是增速最低的2013年,其货物吞吐量增速也超过了6%;集装箱吞吐量上,武汉新港集装箱吞吐量从2009年的56TEU2014年突破100TEU,增长趋势迅猛,2014年增速高达17.9%,而2015年及2016年虽然增速趋缓,但仍有5.7%,而在最新的2016年中,武汉新港完成集装箱112万标箱,再次稳坐长江中上游港口集装箱货物吞吐量第一宝座,值得一提的是,武汉新港开设的海铁联运汉欧班列在2016年全年发运2.12万标箱,回程班列货量居全国第一。随着武汉新港资源整合的进一步深入以及承担武汉新港集装箱吞吐的阳逻港区进一步建设,其货物吞吐量及集装箱吞吐量仍有较大的上升空间。

1  武汉新港2009-2016年货物吞吐量

注:*为预测值

2  武汉新港2009-2016年集装箱吞吐量

2.枢纽港口建设初见成效

武汉新港自资源整合建设以来,以提升航运资源配置能力为重点,以阳逻集装箱码头为核心,以汉南、江夏汽车滚装码头为代表,一大批港口能力建设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港区功能和地位全面提升,对物流、产业、区域经济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强有力支撑。阳逻港一期通用码头、阳逻港二期、阳逻港三期1-4号泊位、花山码头一期等集装箱码头相继建成运营,初步构建了集装箱港口集群;建成了江夏港区安吉物流滚装码头一期、汉南港区卓尔滚装码头,初步形成长江流域汽车物流集散分拨中心。集疏运体系加快建设,江北铁路一期、江北快速路新洲段、花山大道等重点集疏运工程建成投入使用,港区物流通畅,运输效率大幅提升。2014年,阳逻港集装箱吞吐量首次突破“百万标箱”,首次迈入世界内河集装箱港口“第一方阵”。湖北全省80%以上的外贸进出口货物经阳逻港中转运输,阳逻港逐步发展成为长江中游地区重要的枢纽港、湖北省物流的主枢纽、武汉市对外开放的“水上门户”。

3.港航服务能力不断提升

在“十二五”建设发展期间,武汉新港坚持硬件建设与软件提升双轮驱动,以“四大平台、一个特区、一个主体”为核心,加快提升航运服务水平。武汉新港空港综合保税区获国务院批复,成为湖北省第二个综合保税区。武汉航运交易所实现重组和运行,开展了货运交易、船舶交易等服务,着力培养现代航运服务人才。航运公共物流信息平台一、二、三期工程建成,基础数据库投入使用,初步实现了港航数据互联互通。长江中游首个电子数据交换平台(EDI)建成并投入使用,实施了启运港退税政策启动试点,进一步提升了武汉新港口岸价值。武汉航运中心大厦建设全面推进,启动陆地港前期筹划工作,积极规划建设长江流域首个航运产业总部特区。阳逻港进境粮食、水果口岸先后获批,肉类口岸获批筹建,口岸服务功能进一步丰富。落实品牌航线航运服务承诺制,推行水运集装箱全中转模式,江海直达成为长江干线特色运输品牌;积极策划开行近洋航线,对接“汉新欧”国际班列构建全球国际物流运输“闭环”,形成“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两大国家战略在武汉的最佳契合;强化执行“五定”班轮运营标准,大幅提升了航运标准化、制度化、信息化服务水平。

4.腹地支撑作用不断增强

武汉新港整合以来临港经济蓬勃发展,加速了新型城镇化建设,对地方经济贡献逐步显化,有力支撑了汽车、石化、钢铁及深加工、船舶及其他装备制造业的发展,较好服务了富士康、冠捷、苏泊尔等大型外贸企业,争取了货物订单,降低了物流成本,拉动产业投资逾千亿元。“大港区、大产业、大园区和临港新城”协同发展的格局初步形成,港产城一体化框架建设有序推进。临港新城、港口产业园建设快速推进,阳逻、花山—北湖、金口、纱帽、蔡甸等临港新城综合功能不断完善,人口集聚能力进一步增强;白浒山、古龙、汉口北等一批港口产业园建成投产,通用汽车、京东区域分拨中心、招商局物流、中交二航局等龙头企业加速集聚;杨泗港等中心城区货运功能整体向外疏解,促进城市功能不断优化;阳逻、白浒山、江夏、纱帽等港区建设稳步推进。武汉新港建设对优化城市产业结构、促进本地经济发展起到了较好的催化作用,成为省、市参与国际分工的重要窗口。

5.对内对外影响不断扩大

武汉新港组建以后,积极开展国内外交流与合作。五年间,美国、日韩、我国港台等国家和地区32批次、380多人次到访武汉新港,60余批次国内外政府、企业代表团来武汉新港考察洽谈,先后与美国、加拿大、土耳其等7个国外港口城市签署合作协议,共计达成经贸、航运等合作项目352个,签约金额4567.7亿元。武汉与东南亚、东北亚及台湾地区的物流效率大幅提升,有效降低了物流成本,促进了武汉与上述国家和地区的经贸往来。交通运输部与湖北省政府签署武汉航运中心建设合作备忘录,武汉新港与宜宾、泸州、宜昌、荆州等地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与九江、岳阳等长江中游城市群开展港口、航运协同发展合作,进一步巩固提升了武汉新港的枢纽港作用,强化了长江全流域的中部枢纽地位。

二、武汉新港建设存在问题

1.整合总体发展水平仍显滞后

对照国家战略要求和国内外航运中心先进理念与实践成就,武汉新港在硬软件建设方面还存在一定差距,发展仍需提速。现代航运服务体系已初步构建,但航运要素配置能力不强,航运金融保险、船舶交易等现代航运服务业务规模尚小,航运服务人才较为缺乏。垂江疏港公路等集疏运体系建设存在瓶颈,铁水联运还存在“最后一公里”问题未解决。航运组织化程度相对较低,老旧船舶比重大,标准船型及节能环保型船舶比重偏小。安庆至武汉的6米深水航道尚未开工建设,制约了大型海进江船舶直达武汉和江海联运船型的推广使用。此外,一些部门和单位对武汉航运中心建设的必要性、紧迫性认识不足,尚未形成加快发展的共识与合力。

2.市场主体支撑作用不足

目前武汉港航发展集团新组建,仅有其下属的武汉港务集团、武汉新港建设投资集团两家市属国有企业作为武汉航运中心的运营管理平台及投融资平台。在长江流域内河港口城市中,在2016年吞吐数据未完全更新的情况下,以2015年数据为例,2015年苏州、南京港口货物吞吐量分别是武汉新港的3.3倍和1.3倍,集装箱量是武汉新港的4.2倍和2.5倍;重庆港集装箱量超过武汉新港,九江、岳阳港货物吞吐量、集装箱量增速超过武汉新港。本土港航企业普遍存在小、散,服务功能单一,附加值低、服务环节衔接不畅等问题,市场竞争力弱,港航资源流失严重。上海、重庆等地港务集团均已上市,武汉新港亟须大手笔整合资源,加快推进武汉港航发展集团发展壮大,培育龙头企业,打造全国一流的港航发展市场主体。

3.发展政策环境有待优化

武汉新港促进港航产业发展的政策体系还不够完善,在与长江上、下游相邻省份的竞争与合作中,企业处于相对弱势,发展活力不足,主要原因在于相关税费政策不够优惠、不够灵活。目前湖北周边一些省份已普遍公开实行了货港费减免政策,如安徽、江苏等地停止收取货港费,湖南、浙江等地也在陆续施行减免政策,福建省对中西部地区经福建省港口进出口的货物免征货港费。实践证明,公开施行减免政策能够较好地发挥吸引港口、航运、物流等规模以上企业聚集的积极效应,也减少了实际收费工作的执行难度。当前通过高速公路进入阳逻核心港区的集卡车尚未实行减免通行费政策,增加了物流成本,弱化了港口竞争力和投资环境,而且货港费收入并没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全部用于支持港航基础设施建设,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港口货物吞吐量的增长。

三、加快推进武汉新港建设的对策建议

1.利用已有优势,拓展港口延伸服务

武汉新港现今坐拥多个港口资源以及海铁联运发展先机,故应在此基础上依托“一带一路”战略和长江经济带战略,利用武汉航运中心建设以及港航资源整合所带来的优势,以港口为核心,拓展港口服务供应链,大力发展汉新欧水铁联运业务,拓展水水中转业务,打造长江中游水水中转、铁水中转的综合型枢纽;利用众多合作资源以及自身品牌优势,充分借助政策机遇,推动武汉新港的进一步发展。

2.把握发展机遇,理顺港口内部机制

在现阶段长江各港口同质化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武汉新港应抓住省市整合港航资源战略的契机,结合国家对长江航运发展的支持,积极开展港口内部资源整合,调整业务布局,规范市场竞争,同时理顺港口内部管理体制,加快老港区功能改造或搬迁的进程,加紧建设供应链上的无缝对接,在此基础上积极推广信息技术在生产作业中的运用,注意培养有发展潜力的新兴业态。新建核心港区要利用后发优势,借鉴国内外港口发展经验,紧跟港口发展新趋势,建设经营成有代表性的现代化港口。

3.调整业务结构,加速转型升级

在如今港口同质化竞争严重的现状下许多港口已走向多元化发展道路,武汉新港应合理配置自身资源,集聚资源发展核心业务,推动信息化建设,创新业务模式,发展如金融、地产等业务,通过多元化业务发展支撑港口主业发展;聘用专业性人才发掘新兴业态,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以应对客户需求个性化发展,同时促进业务转型升级,弥补传统行业受经贸形势、替代性产业影响大的缺点;在此基础上加强企业间的合作,减少同质化竞争。

4.强化政府引导作用,加强对外合作

积极争取政府支持,充分发挥政府在港口建设中的重要作用,盘活现有资产和资源。加强与国际港口的交流合作。加快推进武汉新港与国际化港口城市开展国际业务联系,密切开展与国内外航运中心的交流协作,建立与各类世界级航运机构的合作关系,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航运交通运输企业。支持国内外港口城市到本地设立办事处,举办港口商贸推介活动,开展业务交流培训;支持本地区企业在友好城市、友好港口城市等设立境外办事机构,推进形成互利合作的发展机制。

参考文献:

[1]彭玮.新常态背景下武汉新港产业发展的策略探析[J].湖北社会科学,2016(5).

[2]王红双,王加青,张欣蕾.武汉新港港口物流发展的SWOT分析[J].中国商贸,2010(17).

[3]朱祥君.武汉新港物流分析及发展对策[J].东方企业文化,2012(10).